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5章:大结局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木总,对于网络上曝光的新闻,您作何解释,您是不是在江太太离婚前就已经和她交往?”

    听到记者群中挤在第一排的男记者的提问,木桐梓顿住脚步,转头淡淡的扫了眼她麦克风上的电台名字,戏谑的笑了笑,“你们不是已经替我做出解释了吗?”

    男记者愣了愣,刚反应过来已经被身后的人挤了下去,“木总,您和江太太的地下情,是导致江太太离婚的直接原因吗?”

    “木总,您和江太太的恋情是真的吗?”

    “······”

    一连串的提问,再没得到木桐梓的任何回应。

    站在阶梯上,他顿住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一众记者,慵懒的开口:“关于你们提的问题,木氏集团公关部会召开记者会给各位一一回答。”

    不等他们再度发问,他已经转身,在保安的掩护下从容的进了集团办公大楼。

    失望的记者只能一窝蜂的赶去和侯在GK门口的记者会合,看能不能从那边打开缺口。

    而恰好来上班的月卿尘正好成了所有人的围攻目标,面对记者,月卿尘是一副委屈又难过的模样,装模作样的和狗仔申冤,“我刚回国不久,并不知道他们搞一起去了,也不知道他们已经背着我同居······”对着记者的提问,月卿尘委屈的掉着眼泪,一双眼睛红肿着。

    *****************************************************************

    宽敞的办公室里,回荡着ipad上传出的嘈杂声,看着网站上再度曝光的视频,木桐梓微微拧眉。

    视频里月卿尘委屈的朝记者哭诉,木桐梓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查的怎么样?”

    夏御也不拐弯,直接说到:“总裁猜得没错,江丽媛借月卿尘的手做的。我们顺着ip地址追踪过去的时候,那帮人正在编辑第二波的绯闻。”

    “是吗?她们两个怎么弄到一起去的,什么关系?”

    “据说是孤儿院时期的朋友,她们两个一前一后被收养,奇怪的是她们到现在还有联系。”

    “你让莫辛去把江丽媛带过来,我要问清楚她这么做的原因。”

    “莫辛早把人扣下了,总裁要现在过去吗?”

    “嗯,走吧!”木桐梓轻应了声。

    开着车到了莫辛说的地点,等候在外头的莫辛见他过来,礼貌的走上前,“boss,人在里边。”

    “嗯。”

    这是地处郊区的一栋废弃别墅,环境确实够隐蔽,进了房子,他跟着莫辛往关着人的房间走,“月卿尘除了说江丽媛喜欢江城暮这一点就没说别的了吗?”

    莫辛摇了摇头,“除了这些,她只说自己并不知情,整件事都是江丽媛做的。”

    “呵,她这会倒知道怕了!”木桐梓戏谑的勾了勾唇,轻笑了声,让莫辛带他去了关着江丽媛的房间。

    昏暗的房间什么也没有,扑面而来的潮湿气息让人作呕。

    江丽媛正蜷缩在角落里,听到声音,她猛地抬起头来。

    看清了来人是谁,原本眼睛里的平静被害怕所代替,惊慌不安的低下了头。

    木桐梓侧过身懒懒的坐在椅子上,交叠着双腿看向墙角的女人,“江小姐,月卿尘已经把你做的事都告诉我了,你说我要怎么处置你比较好呢?”

    “木桐梓,你把我关在这里,你这是非法的!等我出去,我会让江家给我讨回公道的!”江丽媛倔强的抬起头,假装自己很有底气。

    “哦?是吗?江小姐你自己不是也知法犯法了吗?不如我也让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拍些裸照什么的发到网上,这次的事就当扯平?”

    “你······”他的一番话,勾动了她紧绷的神经,几乎让她维持的冷静尽数奔溃。

    “呵······月卿尘说都是我做的?”果然那个女人为了荣华富贵还真的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如果······”她猛地抬起头来,紧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如果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你可不可以放了我?”

    “放了你?”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木桐梓戏谑的勾了勾唇,“你能有什么大秘密值得我和你交换的?”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谁才是你救命恩人的女儿吗?”

    “你什么意思?不就是你好朋友月卿尘吗?”乍一听到这话,木桐梓有片刻大脑空白。

    “傻傻的把一个西贝货当成了珍珠来喜欢,木桐梓你也不是很精明嘛!”戏谑的笑了声,江丽媛得意的看向木桐梓,等着看他悔恨的表情。

    木桐梓冷笑了声,自嘲的瘫坐在椅子上,“原来······原来是这样?”

    那个在火场救了他却命丧其中的消防员的孩子原来不是月卿尘,没想到他和家人至始至终都照顾错了人。

    漫天的悔恨几乎充斥脑海,他深吸了口气,磨牙:“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耳旁魔鬼一样的声音吓得江丽媛忍不住发抖,她不得不道出实情:“你以为月卿尘真的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吗?当年被送进孤儿院的那个烈士遗孤其实重病死了,院长妈妈怕你们责怪就想让我去代替那个孩子,可当时我很害怕,就不敢答应。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月卿尘,她欢天喜地就跟着你们走了。她当时还是个九岁的孩子,心机就那么重了,没想到大了心机更重,这次要不是她自己有心求我帮忙,也不会跳入我的陷阱。”

    “你最好保证你说的是实话,不然我有很多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绝对是实话······”江丽媛瑟瑟发抖,肯定的回了句。

    木桐梓站起身,冷冷的朝莫辛下达命令:“给她拍几张艳照后放了她,以后她要再敢不老实,就让她身败名裂吧!”

    “是······”boss这次对敌人这么仁慈,莫辛微微愣了一下,利落的应了下来。

    这种处罚手段对于江丽媛这种豪门千金倒是很合适。

    听着他下达的命令,身处角落的女人缓缓抬起头来,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她忙叫了起来:“木桐梓你不能这么做!我都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你了,快放了我!”尖锐的叫声在空荡的室内回荡,

    门关上,终于安静了下来。

    *****************************************************************

    月结日当晚,是公司内部的聚餐。

    木桐梓坐在席上,只懒懒的抿着酒,比起面前的这些所谓珍馐美食,他还是更喜欢他家小女人做的家常小菜。

    现在只要一想到古绿绮,木桐梓脸上都会露出由衷的笑意,衬得他的一张脸越发颠倒众生。

    而公司里的那些个高管更是在看到网络上的那些新闻时暗暗咂舌不已,没想到总裁居然喜欢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还在人没离婚的时候就搅合在了一起。

    木桐梓最后实在受不住满座下属频频打量的无聊视线,扯了个借口就出了包间。

    他兴冲冲的回到一品鼎盛时,在看到那床上起伏的身影时,顿时心里满满的。

    绿绮睁开眼睛,有些愣神的看着身旁在小桌子上认真工作的男人。

    当男人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正是他们最迷人的时候。这话果然不假。

    木桐梓坐在床的一侧,膝盖上的小桌子上放着他的笔记本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着,落地灯浅色的光线斜斜的照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侧脸英俊得让人窒息,

    绿绮小心翼翼的动了动,不料木桐梓立刻转过身体,拍拍她的脸颊,“睡醒了?”

    “嗯。”

    木桐梓一把搂住她,手开始不规矩的四处点火,“宝贝,我饿了······”

    “你不是让我在家里等你,说有事和我说吗?”绿绮试图转移某人的注意力。

    “嗯,我想告诉你月卿尘的事,原来她是冒充我救命恩人的女儿接近我的,莫辛已经调查清楚了整件事,想当初月伯伯月伯母还是爷爷给找的呢!没想到她却安然自得享受着本属于别人的生活!”

    “那个孩子呢?”绿绮气息已经开始不稳。

    “得病过世了!我也让月卿尘滚回北京了!”

    木桐梓成功的扯开了绿绮的睡衣,绿绮极力的抗拒着,木桐梓委屈起来,“都名正言顺了,还不让我碰!”

    “怎么就名正言顺了?”绿绮仰着脸,得意得很。

    “宝贝是在暗示我向你求婚吗?放心,鲜花会有的,钻戒也会有的!”气定神闲的吐出一句话,木桐梓直接扑倒了绿绮。

    平静下来后,木桐梓凑近她的耳朵,有些期待的问道:“明天和我回北京见家长好不好?你爸爸这边就等他出差回来再说!”

    绿绮缩了缩身子,“不要,我爸还不知道新闻上的事呢!我才不要就这么跟你回去见家长!”

    木桐梓搂过她的身子,语气带着无奈,“宝贝,你暂时不想见家长,我也不会逼你,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想和你过一辈子,想每天和你在一张床上起来,想每天吃到你做的饭菜,想你成为我孩子的母亲,想牵着你的手大大方方的向别人介绍,这是我太太······”

    绿绮眼眶有些红,细白的手轻轻按住了他的唇,“桐梓,别说了。”

    木桐梓一把拉住她的手,轻叹了口气,“宝贝,你到底在怕什么?”

    绿绮觉得嗓子有些发噎,“桐梓,我——”

    “不要想着离开我,我不会放开你的!”木桐梓见她一脸恍惚的样子,双臂用力的把她扣在胸前。

    绿绮含泪点点头,然而,距离这个美妙的夜晚没过多久,她就违背了诺言,离开了他。

    京城木家。

    木林森坐在沙发上,脸色很是难看。柳飘絮则是小声的催促小阿姨去大门口看看木桐梓回来了没有,木桐梓的姑姑木翎绵坐在柳飘絮的左手边,正劝着木林森,“弟弟,等桐梓回来你好好和他说,别吵架!”

    “混小子,胆子越来越大!这要是传出去我们木家还有什么脸面!”看着报纸,木林森气得浑身发抖,就差没把手里的报纸撕个粉碎!

    木老爷子大力敲了敲拐杖,转头怒斥:“你急什么?这事那小子早给我报备过了,反正我是同意的!”

    “爸!你怎么······”木林森一脸震惊,不解的看向老爷子。

    其他的小辈们也好奇得很,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结过婚还能过老爷子这关?

    木老爷子正准备答话,小阿姨高兴的跑了进来,“少爷回来了!”

    木桐梓姿态闲散的脱下外套,和众人打了招呼后,便坐在了老爷子身边,“怎么,这是准备三司会审呢?”

    “你小子也好意思,跟个有夫之妇纠缠在一起,这要是传出去,我的老脸可就丢尽了!”木奶奶虽然讶异老伴的态度,但也还是坚持原则。

    偏过头,木桐梓静静的看着一侧的木老太太,俊脸上的神情认真而固执,“奶奶,她是我认定的木太太人选,她现在已经离婚了,你们别想再分开我们!”

    “我看你是被她迷了眼了,你怎么能那么肯定她就是你想要的人?”多年不近女色,这一来就是个下马威给他们带来的只有惊吓,没有惊喜!

    “我很确定她就是今后和我一起过日子的女人,闹出这样的绯闻我有很大责任,但是我希望你们能试着去接受她。”

    “你······”木老太太气得不行。

    *************************************************************************

    虽然家里人还是没有松口答应他们在一起,不过长辈们说会好好考虑,看起来似乎机会很大。

    自从绯闻后,木桐梓就和古绿绮住在了一起,他几乎每晚都睡得很好,这天一大早,也是像往常一样神清气爽的去上班了。

    木桐梓前脚刚走不久,门铃就响了起来。

    绿绮打开门,对上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在L市船上唱歌的女人,也是在回程途中飞机上遇到的女人,不过她后面还有一个优雅的贵妇人。

    “你们是?”

    “我是木桐梓的侄女木子,这是我小叔叔的妈妈,我们过来看看我叔叔!”木子一边作着自我介绍,一边自来熟的换鞋进门。

    绿绮给后头的贵妇人递上拖鞋,侧过身让她们进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句:“他上班去了,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他?”

    “不用,我们特意挑他不在的时候来的!”贵妇人淡淡的开口。

    乍一听到这句话,绿绮心里微微有些忐忑,该不会是来找她的吧?

    绿绮刚从厨房端了水出来,就看见木子和木母正用一种审视的眼光注视着她。

    绿绮心里那根一直绷着的弦,忽然绷得更紧了。她很清楚,木桐梓的态度并不代表整个木家。所以江家人来找她,她一点也不意外,但还是说不出的紧张,因为心里存着奢望,因为她真心喜欢上了木桐梓,所以她不得不在意他家人的态度。

    柳飘絮看着古绿绮,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她自认不是一个僵化封建的家长,可让她接受一个二婚的儿媳妇,也的确有点困难,自己儿子的优秀加上家世,娶一个结过婚的女人,怎么说都觉得委屈,说出去也不好听,这儿媳妇,不说非要门当户对,但起码清清白白,古绿绮显然非常不合适,虽然儿子口口声声说她至始至终都是他的女人,可也不能排除是为了维护眼前的女人撒了谎。

    而自己的儿子······柳飘絮也头一次发现,他并不是不近女色,就冲他都敢跑到老爷子面前报备这事,都让她觉得分外稀奇。

    “古小姐,我和桐梓的爸爸都不是干涉儿女婚姻的古板父母,在不知道月卿尘的真实身份前,我们一直把她当成了儿媳妇来培养,说实话,我很喜欢你,如果你没有婚史,我也不会反对你们结婚,你能明白吗?”

    古绿绮的脸色有些白,她不善于应付这样的母亲,尤其木母并没有恶语相向,甚至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带着怜惜,可这并不代表,她就能接受自己做他们的儿媳妇。

    古绿绮早就想过,或许她的婚史是她和木桐梓之间最大的障碍,即便他不在意,可他的家世背景在那里摆着,他的家人又怎么可能会坦然接受她,因此,在面对这样用诚恳语气和她说话的木母,她唯有沉默。

    木母几乎有些不忍心,大概世界上没有一对父母不是自私的,她出于私心想让儿子配上更好的妻子,可是对于面前的女人,木母心中却开始有了愧疚。

    除去结过婚这一项,木母非常认同儿子的眼光,清透纯净,美丽通灵,这个女孩子从气质到长相,几乎挑不出毛病。

    想到此,柳飘絮轻轻一叹:“请原谅一个母亲的私心,想必你也知道,桐梓将来会有更好的发展,家庭,妻子,甚至姻亲对他都有很大的影响,何况是我们这样的家庭。”

    古绿绮咬了咬唇,抬起头:“您希望我怎么做?”

    柳飘絮不由得一愣,她希望她怎样做?其实一切决定因素都在自家儿子身上,不是吗?不过,要是女方主动放弃,以儿子的性格是不会死缠烂打的。

    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古绿绮低低开口:“您希望我主动和他分手?”

    面对木母的沉默,古绿绮苦笑了声·····

    看着关上的房门,古绿绮恍然回神,木桐梓的母亲是个真正的高手,轻描淡写几句话,就足以让她丢盔弃甲。

    她配不上木桐梓,因为她有过婚史,或许还有她的出身,这些她都不在意,可木母有一句话让她不得不退缩,就是她会阻碍木桐梓的前途,而木桐梓是个前程似锦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娶个二婚妻子,似乎真的不妥当。

    她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瞬间就一丝不剩,木家不接受她,如果以后木桐梓埋怨她的时候,她该如何自处?

    她和他终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爱情也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

    她不愿她的骄傲有半点折损,更不愿他日后后悔。

    所以她必须离开他。

    *********************************************************************

    古绿绮拎着那只最喜欢的行李箱上了车。

    依旧是这个行李箱,一样的颜色和款式,却换了一番心境。她要再一次离开这个从小生活的城市,离开这个有他的城市。

    太阳依旧挂在东方,或许是她的错觉,只觉得今天的天空像是带着冷冷的白色,像刀子一样割痛了她的眼睛。

    候机大厅里人来人往,分离和重聚,都在同一时间上演。

    对于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其实爱情什么的并不重要,任何一个人失去了另外一个人,都会活得一如既往。

    眼泪却还是忍不住落下来,瞬间打湿了脸庞,站在安检的队伍里,绿绮哭得很压抑。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