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大获全胜(完结章 )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臣/妾身/臣女给嫣嫔娘娘请安,嫣嫔娘娘吉祥。”殷府大门,殷忠贤,金琳儿、殷明珠等三人一字排开,给自马车而下的阮流烟请安。伫立在大门正中前方,阮流烟只抬了抬手,“父亲母亲,萱妹,快快请起。”

    她不冷不热的态度让殷忠贤满脸的笑意僵住,但一向笑面虎的他很快面上又堆了笑意,让开身子做出请的手势:“娘娘请进。”金琳跟着附和,“是啊,娘娘快进去吧,妾身知道娘娘回来,特意命人将府里打扫的焕然一新呢!就等您回府来了!”

    说着金琳暗暗拽着殷明珠的衣袖,暗示她说两句贴己话,奈何殷明珠一派的嗤之以鼻,一张本来美丽的容颜要不屑到天上去。对于这一切阮流烟只当是没看见,“母亲费心了。”略点了点头,她同殷忠贤一起进的府门去。

    待她进门后,身后的金琳错开步子慢下来数落殷明珠,“明萱,我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现在她是皇上得宠的宠妃,什么话只要在皇上耳旁扇扇风那指不定就是圣旨!现在她名义上就是你的嫡姐!你要跟她作对,要置整个相府与何地?要把你爹的面子往哪摆?”

    “娘——,你怎么向着外人说话!不过是个冒牌货罢了,顶替我的身份成为皇上的宠妃,她以为有什么了不起!我不要的东西她倒弄到手了,一个庶出的私生女,还以为自己真能野鸡变凤凰能把皇上迷的团团转?我早就说我也要进宫,为什么你们都要拦着我,如果我能进宫,皇上必定会倾心于我,那我们又何必看这个贱人的脸色!”殷明珠义愤填膺,完全忘记是因为自己临近选秀与人私奔,殷忠贤为了面子找来阮流烟顶包。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想不开!你爹都说了让你稍安勿躁,寻个合适的机会放你进宫,你怎么就都当做耳旁风呢?真是糊涂!当初要不是你非得与那人私奔,乖乖的进宫,那些荣华富贵可不都是你的?现在都尘埃落定,这个女人深得皇上喜欢,你让你爹现在去告诉皇上他身边的不是殷府的嫡女,是一个私生女,你觉得咱们殷府有几个脑袋够砍?!”金琳想起她往事就恨铁不成钢,看到她现在一副恨不得自己顶上的样子也不由一阵厌烦,将殷明珠狠狠训斥一顿,她紧着步子追上前方阮流烟等人。

    身后殷明珠气的目龇尽裂,把手腕佩戴的点翠串珠的手镯猛地取下掷至地面摔得四分五裂,旁边的下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儿,纷纷惊恐地看着她。意识到失态,殷明珠大吼一声斥退他们,随后跺了跺脚跑走。

    这边殷忠贤已经将人迎到大厅,入座以后,派人去请刘氏。刘氏是殷忠贤的生母,也是当年阮氏在殷府门前自尽时,呵斥殷忠贤开门把阮流烟抱回府里的决断人,殷忠贤一生不知做了多少腌臜事,唯独对刘氏恭敬孝顺,当年若不是刘氏,阮流烟应该小命难保。

    她这次回来只有两件事,一是祭拜母亲;二是看望一下祖母刘氏。当初进宫是金琳儿以阮氏故去的尸身作为要挟,现在他们的目的早已达到,也该兑现他们的诺言。

    刘氏被人搀扶出来,白发婆娑,唯独一双眼睛锐利的很,瞧见阮流烟,抬着手要来握住她的:“是烟流烟吗?来来,快到祖母身边来。”阮流烟搀扶她到高堂的位置坐下,“祖母身子骨感觉怎么样?这次孙儿回来,特地给您带了珍贵的补品补身子,希望您的身子骨越来越硬朗。”

    “乖孙女,你有心了。”刘氏笑,望向她的目光满脸慈爱,殷忠贤一见老|母这么欢喜,对阮流烟不觉也亲近几分。唯独金琳干巴巴的伫立着不知如何是好,好不容易等到阮流烟同刘氏说话的空当,她趁机给刘氏请安,刘氏扫了她一眼,对着殷忠贤开口:“你们两个先出去,我有话要流烟单独说。”

    殷忠贤依命退下去,大厅内就剩下阮流烟和祖母刘氏两人。待众人统统隐匿不见,刘氏慈爱的笑脸慢慢隐去,“流烟,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今天叫你爹下去,就是想单独给你聊聊这个事儿。”刘氏眸光锐气逼人,根本不像是寻常人家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作态。阮流烟笑了笑,清脆接道:“祖母请讲,流烟敬重祖母,当然祖母说的话也会认真考虑。”

    刘氏叹了一口气,“你爹他一生,干了不少糊涂事!其中就包括和你娘,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不奢求殷家再光宗耀祖到哪去,我只希望我百年以后,殷家的子嗣骨血不会断。流烟,你能不能答应祖母,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留下殷家的骨血一条生路!算我这个当祖母的求你!”

    刘氏的话让阮流烟心中一惊,想不到她这么轻易的把她看穿,只不过在宫里这些日子,让阮流烟也学会了虚与委蛇。扬起一抹淡笑,她动手给老夫人斟茶,“祖母跟孙女说笑了,殷府家大业大,我区区一个女子怎么能够跟以后殷府的衰盛扯上关系,是祖母太过忧虑了…”她有意打着哈哈,不愿在这个话题过多纠缠。

    刘氏见开门见山无果,便把目光从阮流烟身上移开,两人话了一会儿家常,刘氏放她回房休息。不久之后便是家宴时分,殷明誉不在府里,殷明昊因案件问题被“流放”,剩下的殷明珠称身子不舒服也不参加,饭桌上算下来统共就刘氏,殷忠贤夫妇,还有阮流烟四人。

    一顿饭吃的虽说不上愉悦万分,但表面看起来也其乐融融,用过晚膳,众人各自散去。在殷忠贤与金琳走出长廊外以前,阮流烟领着茗月快速追上去,“爹爹留步。”殷忠贤循声转身,见到是她,摒退下人道:“流烟找爹爹何事?”

    阮流烟扫了金琳一眼,殷忠贤立即明白他的意思,示意金琳儿也退下。金琳儿面上不情不愿的退下去,临走时不满的瞪了阮流烟一眼。“别跟她计较。”殷忠贤开口劝慰,阮流烟报以一笑,两人沿着长廊继续往前走。

    “爹爹,我想去祭拜阿娘,还望您准许。”阮流烟提出要求。殷忠贤听后脸色微变,“好好的怎么想去看她?流烟,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现在去看你阿娘,万一被有心人盯上,传到皇上那里去,那可是掉脑袋的重罪——”

    “女儿知道。”阮流烟停下脚步,“可女儿很久没见到阿娘,心中十分想念,爹爹就允了我吧。若是爹爹这次允我,流烟会格外记着爹爹的这份恩情,日后也必定竭力孝顺爹爹。”

    阮流烟一语双关,殷忠贤虽迟疑,面上已然松动之色。最后的结果是殷忠贤答应她第二日去看阮氏,阮流烟达到了目的,与其周旋两句便领着茗月回房去。

    阮氏自死后就葬在殷府墓园后的一个小山丘那,那时阮流烟还能时不时去祭拜,自从被送去尼姑庵以后,她每年只有一次去祭拜阮氏的机会。再到后来金琳儿夫妇为了逼她就范,竟卑鄙的将阮氏的坟墓迁了位置,现在殷忠贤答应她去祭拜阮氏,她得趁这个机会,确定母亲的尸身是否确实在殷忠贤让人带她去祭拜那处地方。

    夜幕很快降临,转眼到了休息的时候。

    天气越发炎热,凉亭里阮流烟静坐此处吹风,桌上摆放着各种各样冰镇过的水果,其中有她最喜欢的荔枝,阮流烟并不贪凉,食了几颗便没继续再用。

    夏日的天气黑的很快,天色将晚,两人起身沿走廊回房,谁知走到半路殷明珠突然出现,她从对面走来,狠狠撞了阮流烟半边身子与其擦肩而过。把人撞了以后,殷明珠冷哼一声逍遥而去,丝毫不把她这个“娘娘”放在眼里。

    “娘娘,没事吧?大小姐真是太过分了!”

    殷明珠的背影在走廊拐弯处消失,扶住阮流烟身子,茗月气恼不已。阮流烟对她摇头,“没事,扶我回房。”

    今天是殷府度过的第一个夜晚,她只求不出幺蛾子的顺利度过,只要明天一早去了母亲阮氏的坟地,待到求证到墓地里是否真是母亲尸身,她绝对立刻离了这殷府回宫。

    沐浴后躺在床铺,阮流烟侧着身子盯着夜幕出神,待到理清思绪,她闭上眼睛酝酿睡意。谁知刚闭上眼睛,周身上下就传来一阵一阵的燥热,抬了抬手,她发现浑身居然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感觉奇怪的她开始唤人:“茗月,茗月——”

    话一出声,阮流烟心中一惊。

    她的声音怎么成了这样?嘶哑中带着一丝缠绵无力,阮流烟伸手摸了摸脸颊,发觉脸颊竟也滚烫的厉害,呼吸也觉得不畅,好似有人松松掐着她的脖子一般。随着时间流失,体内那份燥热甚至急迫的想冲出她的身体,引着她开始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