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6 沈慕青大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没什么啊,看你给紧张的,她不也是一个普通的人么?再说了,我这是待客,还怕这客人将我吃了不成。”

    言舟晚朝她做了个鬼脸,是沈慕寒提醒她过来的,她又没想那么多,再说了,卫剑霜她也不熟,只是从他们口中知道是卫老将军的女儿,听说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强人,而且与夏木槿相识这么久却不曾听她提及过,加上沈慕寒的提点,她便担心了

    。

    “好了,帮我打下手。”

    夏木槿知道她的担忧,两人虽然很长时间没有坐在一起聊天,但是那份友谊是永远不会变的,一手搭在言舟晚的肩上,苦着脸说道。

    言舟晚自然义不容辞了,两人相视一笑,便是勾肩搭背的朝家走去。

    或许是太久没吃夏木槿做的饭菜,苏彦初比平时可是多吃了一碗饭,还喝了两碗汤,眼里的赞赏一直没有隐去。

    一旁的卫剑霜对夏木槿的手艺也是诧异至极,她倒是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一手,看着兴奋的苏彦初,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不够了解他,又或许为他做的实在是太少,想着,心中一阵烦闷,吃进嘴里的美食也是荡然无味。

    但是,她不后悔来这一趟,夏木槿说的对,责任在于自己,她给她上了很好的一课,她也会慢慢去改变,融入他的内心世界。

    饭后,苏彦初与沈慕寒便坐在了院子里下棋,沈慕青带着言舟晚不知去了哪里。

    夏木槿看着几个孩子,而卫剑霜却一直乖乖的坐在苏彦初旁边,就这么看着两人下棋。

    可是,两人并未留下来用晚餐,因为卫将军要来,而且还是来敢晚饭,下了几盘,两人便起身走了。

    转眼,便到了二月初八这一天,沈慕青与言舟晚成亲的日子。

    和沈慕寒一样,办的及其的低调,大部分客人都是村里人,苏彦初和卫剑霜也来了,而令人意外的是卫老将军也来了。

    叶枫也来了,而他身边多了一位丫鬟模样的人,夏木槿清楚的记得,这个人便是当初的赵秋月,她疑惑的看了沈慕寒一眼,沈慕寒却只是朝她点头笑笑,夏木槿也便放心了。

    当然,沈誉和苏甜还有沈老爷子也是必须到场的,只是几人脸上笑容并不多,夏木槿不用想也知道,两个儿子都是人中之龙,偏偏看中的媳妇都是没有家世的,古人讲究门当户对,他们难以接受也在情理之中,可是,这沈慕青也是先斩后奏,而且这婚礼都已经进行了,即使他们想要反对也无济于事了,这要传出去,毁的还是他们沈家的名誉。

    所以,这场婚礼进行的很顺利,言舟晚没有家人,夏木槿提议让她认自己爹娘为干爹干娘,而家里也都拍手赞成,所以,这言舟晚的娘家就是这夏家了,当然,这都是在婚前就认好了的。

    而他们的新房便是建的那栋新房子,早已打扫好,而且这家具也都办的很齐全,虽然低调,却也风风光光。

    沈慕青高兴,多喝了几杯,这还没洞房,整个人就晕晕乎乎的,那硬朗的脸通红一片,像是抹了胭脂,趁着这机会,众人对他一番戏弄。

    言舟晚拜堂之后便被送入了新房,此刻,红烛摇曳,十指紧扣的坐在喜床上等着她的相公。

    是的,过了今天,他就是自己的相公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分开的人,这一切如梦一般,令她现在都还很恍惚。

    “你家那二愣子倒是行不行啊?这可是关键的一晚,别中途不行了,对我家舟舟那就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夏木槿没心情捉弄醉了的沈慕青,却是将沈慕寒拉向一边,担心的问道。

    说是年后再问两人之间的事,结果这一耽搁就到了现在,而且还是今天才想起来。

    沈慕寒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虽然是兄弟,但是两人的老二又不是同一个,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去问这事,看着夏木槿一脸的担忧,不免尴尬的抹了把鼻子,压低声音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要不将那二愣子拉到一旁问一问?”

    沈慕寒是典型的唯妻是从形,夏木槿怎么说他就怎么接,夏木槿怎么称呼沈慕青他随之便跟风,为了讨媳妇欢心,可谓是什么都能做

    。

    “你...有没有那个...”

    夏木槿也尴尬,这都关键时刻了,最后只能红着脸,问向沈慕寒。

    沈慕寒虽然也喝了不少酒,可是脑袋却很清醒,倒是被夏木槿这懵懂的一问给问住了,闷声道:

    “那个是什么?”

    夏木槿连翻了几个白眼,凑近沈慕寒闻到他满身的酒味,便是有着责备道:

    “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偏要逞能,跟着别人喝那么多做什么?”

    沈慕寒眉梢一挑,哪个说他酒量不好,他只是故意装装罢了,不然那些人可是没完没了,况且这沈慕青都醉的不省人事了,他这个当大哥的总不能看着自己弟弟被灌的跟个烂泥似得,没见自己爹娘那瞪着自己的眼神么?

    于是,在夏木槿拉着他出来之前,他也装的有几分像。

    再说了,沈慕寒平时是很少喝酒的,甚至是滴酒不沾,这次也算是破裂了。

    可是,被夏木槿这般埋怨不但不生气,反而笑的有些贼,随即便是拉着夏木槿走向一间屋子,并且从身上掏出一个精致的瓶子递了过去:

    “你说的是这个,药性很厉害,一粒足够了,除非他无能,那样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夏木槿瞪了他一眼,明明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偏偏还要装疯卖傻,弄得她这么尴尬,接过瓶子便是速度的跑开了。

    片刻的功夫,便又出现在了新房,并且手里还端了一个杯子。

    “舟晚,沈二愣子喝的有些高,等他进来了先将这醒酒茶给他喝了。”

    听了夏木槿的话言舟晚心中还是有些闷的,这可是他们的洞房花烛之夜,对于一个女子来说何其的重要,可是他却喝的那么醉,偏偏自己又不能将盖头掀开去看他,只能干着急,可在夏木槿目前还是隐藏的很好,点头之余轻声道:

    “恩,我知道了,等他来了就会给他喝下的。”

    夏木槿有些心虚,言舟晚话落,她便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沈慕寒说这药效很厉害,她自然不敢多放,只是这水缩了而已,希望这沈二愣子不是想象中的无用。

    沈慕青醉的趴在桌上睡着了,而等所有客人走完天也已经蒙蒙黑了,剩下的都是帮忙的或者打下手的,而且都是与夏家关系特别好的,早早吃了晚饭,大家也是陆陆续续回去了。

    毕竟这天冷,路上又黑,大家能赶早都赶早。

    不一会儿,整栋房里都只剩下自家人,因为夏桔花挺着个肚子,大家也是趁着天黑之前让他们回去了,夏大娘等也是带着孩子早早回去,瞬间,只剩下沈誉几人和夏木槿夫妻。

    “爷,爹娘,你们也累了一天,早些休息吧,我和相公将二弟给扶进屋。”

    都说*一刻值千金,沈誉几人此刻沉这脸,估计是想要事后质问沈慕寒,而夏木槿眼尖的瞄见沈慕青换了个姿势,眼睫毛还动了动,连忙拉着沈慕寒去扶他,并且无比温顺的对着几个大人说道

    。

    说完,便是与沈慕寒一个对视,便是扶着沈慕青去了新房。

    言舟晚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当初还因为夏木槿抱怨而取笑她呢,现在在家也体会到这种感觉了,这身上都出了一层薄汗了,她都担心这身子熬得过沈慕青今晚的折腾么?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就在前几天,沈慕青要对她那个,她抵死不从,结果他跑去洗了冷水澡,回来抱着她说,洞房那天定然让自己知道他的厉害。

    而夏木槿每天起来那么晚,不想也知道都是沈慕寒给导致的,现在想来,紧张极了,并且不时的搓着自己的手。

    门嘎吱一声开了,接着是几道粗重的呼吸和轻微的脚步声,言舟晚心一惊,这怎么一来还来几个啊,而且还是没有声音的,小手顿时往身后抹去,半天,摸出一把花生和红枣,她哭笑不得,顿时觉得更饿了。

    “我哩个妈呀,平日里看他单单瘦瘦的,怎么就这么重,我的肩膀都要胯了。”

    然而,就在言舟晚集中注意力,万分戒备之时,夏木槿那抱怨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片刻,床上一塌,旁边似乎睡了个人影。

    “哎呀,都睡一个下午了,还没醒,等下我让人打盆热水过来,你给他擦擦,记得让他将这醒酒茶给喝了。”

    沈慕青一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