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阿叶亲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阿叶(即我的书友大叶阿)新婚后,颇得几天闲适,因十分喜爱楚渊这一人物形象,故亲自写了一篇番外,自娱之余,也希望能带给大家快乐。<>

    渊叶.画

    成婚后,阿叶和楚渊腻歪了一阵,这小女子倒还留着那点独立自强的脾气,她觉得楚渊夫人的身份并不代表自己就能无所事事了,于是开始考虑做点什么充实自己的大好年华。

    写书说书显然不行,三句不离,主角总是楚渊,这个出发点肯定会被自家夫君反对。

    “你觉得我需要人揣测和歌功颂德吗?”那只傲娇如孔雀的男人总是会说。

    于是,阿叶便又在寻思其他出路,几天峨眉不展,终得灵光一闪:填词作诗貌似很不错,既风雅又体现内涵。阿叶兴致冲冲来到书房,铺开贵如金箔的云门檀宣,蘸着淡淡檀香的鹿胶苏合油烟墨......那手握着笔杆在空中足足悬了一盏茶功夫,又放下了。

    “怎么不写了?”在一旁期待许久的楚渊忍不住开口道。

    阿叶瞥了他一眼,嘟嘟囔囔道:“你杵在这,我的灵感都没了。”

    说着,连推带搡,把楚渊赶出了书房。

    楚渊于是到院子里倒腾了一会,摘了几个熟透的甜瓜,拿去了后厨,关照厨房大婶把瓜放井水里多浸会,再给阿叶送去。然后他拿了钓竿去了小九颍河打发时间。

    待到日薄西山,楚渊回到家中也没见阿叶出来相迎,他换了一身居家短衫,踱步到书房。

    往门里一看,楚渊不由忍不住嘴角一抹笑意。阿叶趴在桌上正睡得香甜,桌上一盘甜瓜被啃得只剩几片瓜皮。楚渊悄然走近,正想唤醒她,倒是瞧见了被她压着的画作。

    他轻轻托住阿叶腮帮,把画抽取了出来,那画中瓜藤荫荫,鲜活跃然纸上,几个甜瓜高低错落垂在其中,好生讨喜。

    这丫头,倒还挺有绘画天分。

    这时阿叶也有些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揉揉眼睛,见楚渊拿着那纸画作,忙伸手要抢了过去。

    “你紧张什么。”楚渊好笑道。

    “我就觉得那甜瓜又凉又甜,都吃进肚子可惜了,于是涂鸦了几笔。”阿叶一脸窘迫,有些底气不足道:“我今天状态不好,明天定能写出好诗句来。”

    “唔,我看这画比那些诗词倒更有趣些。”楚渊道。

    阿叶还想辩解什么,忽而回过神来:“你觉得这画好?”

    楚渊瞥了她一眼,却没回答。

    阿叶把思路全定在前一句上,忙不迭起身抓住他胳膊求证道:“你当真觉得好?”

    楚渊悠悠然放下画纸,道:“路远且长。”

    阿叶看着他,怨怨不得。

    楚渊抿住嘴角笑意,又不咸不淡说了一句:“但璞玉可雕。”

    阿叶脸上顿时云开雾散。楚渊就是尊铜浇铁铸的菩萨,油盐不进,哪怕自己耍耍小性子,该说什么还是什么,那句“璞玉可雕”就是对她的画作肯定了。

    阿叶姑娘实在难得听自己夫君这般认可谁,稀罕得紧。于是从第二天开始,阿叶干脆办了张案几到了院子丝瓜藤下,开始细细画起自家院子里的一草一木来。

    阿叶画着画着,时不时旁边会有一块洗切干净的甜瓜瓤递到嘴边,阿叶头不偏笔不停,便在他手里啃着吃了。完全不看那双手的主人,长得俊美到没天理的脸。

    她笔下的蔬果草木是越发生趣盎然,可身边某人却越发百般聊赖。

    楚渊喂食完,又悄然退回到旁边的躺椅上,幽幽看了一眼阿叶。

    “阿叶。”

    叶含糊应了声,低垂着头依旧认真看着笔下茎叶。

    楚渊淡淡道:“画画很重要?”

    叶低垂的头郑重点了点。

    楚渊眼眸微阖,沉默了会,道:“那我呢?”

    阿叶心里咯噔一下,这男人是怎么一股备受冷落的怨妇口气。她抬头看看他,好心提议道:“你要不要睡一会?”

    楚渊冷冷看了她一眼,又躺回了躺椅,枕着胳膊,闭着眼,不再说话。

    阿叶觉得这男人真的越来越矫情了,想了想,换了张纸,提笔又画了起来。

    楚渊一口闷气堵在胸口,憋了一下午。待到丝丝饭菜香气飘起,阿叶走来,推了推他胳膊,他半响才不情不愿睁开眼。

    “帮我看看画。”阿叶姑娘一脸殷勤笑意。

    楚渊沉着脸道:“饿了,先吃饭。”说着便坐起身,要起来。

    阿叶一下岔开腿跳坐到他身上,压住了他。

    这个姿势实在有点暧昧,楚渊瞬间不动了。他一手支在躺椅,目光深沉的看着阿叶,语气更是深沉:“胆子这么大?”

    阿叶自然知道他话里意思,耳根一热,将手里画作一展,挡住他咄咄目光。

    “看画!”阿叶隔着一纸画作道。

    楚渊嘴角微扬,正想推开那一纸隔阂,目光却停留住了。

    画中是丝瓜藤下,放着一张案几,案几后站着一男一女两人。那男子玉树芝兰,俊美无俦的男子,手中托着一片瓜果,引得手中握笔的女子侧头低啃。那女子低头看不见表情,但那个眉眼熟悉的男子眼中满是宠溺。此情此景,没有花前月下相衬,但任是谁都能看出那满溢画中的甜蜜。

    心里那股闷气早已烟消云散,楚渊楚大公子眼中一丝笑意浮起,可脸上却毫无波澜。

    “喜欢吗?”阿叶从画纸后探出头,小心问道。

    楚渊蹙眉沉吟片刻,才慢悠悠开口道:“只是少了一笔。”

    “少了哪笔?”阿叶正要转过画纸端详,纤腰却被人向前一揽,嘴唇就撞上了另两片温热的唇。这笔来得霸道凶狠,阿叶姑娘毫无防备,被啃了好一会,身子才慢慢软和下来。

    “公子、夫人,晚饭已经好…….”厨房大婶声音传来,听着就走进院子了。

    阿叶慌张要退出包围,楚渊却抓着她不放。看来,他还没画够。

    “这大白天的,不好!”阿叶揪着被压得皱巴巴的画纸,面红耳赤道。

    楚渊起身凑过来,贴着她耳朵道:“我喜欢刚才那画,晚上继续。”

    阿叶一缩脖子,却没避开他那股湿热的鼻息,脸被烘得更红了。

    厨房大婶走进院子,见楚渊一脸平静,背着手走了出来,但那夫人不知为何,捏着一张皱巴巴的画纸站在丝瓜藤下,满脸通红。

    渊叶.中秋

    不过短短数月,书房的空墙里陆续被一幅幅装裱好的画卷填满。有花有草,有瓜有果,还有楚渊小两口一起垂钓、登高、侍弄花草等等。待到入秋后,楚渊发现,阿叶笔下又多了几人,先是她的娘亲爹爹,还有叶澜、叶尊。

    阿叶有时候画着画着就会发会呆。楚渊知道,她想念亲人了。

    回趟冥国对于他们而言倒不难,但上官锦此生怕是对楚渊深恨难平了。虽有上官皓月在朝野牵掣,阿叶嫁给他也权当小女子任性而为,没作深究,但若两人回去叶家,这其中弊害阿叶也能明白。

    一日,阿叶画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对着画纸又是一阵出神。楚渊走近看了看,问道:“这女子是谁?”

    阿叶敛神,道:“就是我大哥中意的女子,叫尹成念。”

    “怎么画起她来了?”楚渊又问。

    阿叶故作平淡道:“我觉得她挺漂亮的,画着看看。”

    渊淡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